《只狼影逝二度》大神只用义肢击败苇名一心操作行云流水

Reddit玩家Tricky_Toy分享了一段视频,他尝试只用义肢击败《只狼:影逝二度》的最终BOSS苇名一心,一起来看看他的精彩操作。

Tricky_Toy通过使用纸人漂流卖血来换取纸人,战斗中完美格挡了BOSS所有攻击,使用到的义肢有锈丸、机关矛和雾鸦羽,看完Tricky_Toy行云流水的操作后不得不感叹大佬真是太强了。

她也会发自拍和妹妹的视频。小视频里,妹妹穿着粉色睡衣,伴着音乐,一会儿扭扭腰一会儿摆摆手。为避免出现“这是你孩子?真可爱”之类的评论,她会配文“吾家小妹”、“看妹妹撩人的舞姿”。

小曾:交通越来越便利,通了高铁,小县城公交更多更准时,减缓交通压力,上班出行都更方便了。

在小曾的规划里,她准备在今年组建自己的小家庭。她也准备婚后这两年生个宝宝,“这是人生必须要完成的一件事”。

小曾赶到市里时,妈妈躺在床上气色不错。妹妹包在襁褓里躺在一旁,粉嫩嫩的,姨妈们见到她都说,“妹妹和你长得很像,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今年的大年三十,按照惯例,小曾一家人回村里老家陪奶奶过年。一大早,小曾的爸妈带妹妹从市里开车赶到老家,她与男友从县城出发。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车停在村里泥泞的土路上,她拎着一条活鳜鱼和一袋糖果小跑进堂屋。

小曾的爸爸是一名公务员,妈妈是老师。在做独生子女的前十年里,她时常想有个弟弟妹妹陪她玩,但在严格的计生政策下根本不可能。23岁时,她大学毕业的第一年,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爸妈高龄生了二孩。为此她试过以争吵、冷战、绝食的方式反对他们,最终带着抗拒的心情接受了这件事。

新京报:过去一年家乡最大变化是什么?

“我最生气的是他们问我时我说不想要,他们还是怀上了,我肯定要表达一下我的态度。”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拒绝与爸妈沟通。

小曾:希望考到市里工作,可以和家人更多时间相处,多陪陪爸妈和妹妹。

到第二年暑假前,妈妈挺着大肚子,心情很好,靠在沙发上听小曾说旅游时的趣事。

她有几秒钟的愣神,打电话向爸妈确认后挂断了电话。此前的11个月里,小曾和爸妈没有再讨论过任何关于二孩的话题,一个月一个月过去,她以为爸妈已经打消了念头。

新京报:你最关心的社会问题是什么?希望怎么改变?

表哥表姐堂哥们都来劝她,“都是为了你好,你以后就知道了。”“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是对我好,他们也说不出为什么对我好,反正他们的爸妈没打算再生。”

妈妈坐在堂屋桌旁烤火,一看到她,转头喊:“姐姐回来了,柯柯来,喊姐姐。”妹妹穿着碎花围兜、戴着红色帽子正跑来跑去,闻言跑进妈妈怀里,不肯吭声。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曾的爸妈当争吵没有发生过一样,偶尔打电话来问她复习的情况,绝口不提妈妈怀孕的事情。愤怒的情绪消散在平静的生活里,小曾开始担忧,毕竟这一次妈妈已经是45岁的高龄产妇。

差不多相同时间,小曾的几位同龄朋友都被爸妈问了同样的问题,她们无一例外果断拒绝,“不想要,没必要,你们想带娃,可以等等带孙子”。

大年三十,小曾与妹妹亲昵互动,母亲在一旁看着。新京报记者 肖薇薇 摄

在小曾的朋友圈里,同龄人一部分在晒自拍,一部分人开始晒孩子。

到第二天中午,她接到爸爸电话,“妈妈生了个妹妹,都平安。”她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对经由外省口岸入境转乘其他交通工具入境黑龙江省的人员,通过“大数据+网格化”手段,进行全面排查,做到入户登记、入户测温,建立台账、不漏一人,全部实施集中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

中新网哈尔滨3月5日电(记者 史轶夫)黑龙江省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5日晚在哈尔滨市举行,根据当前疫情防控需要,同时考虑疫情形势的发展,黑龙江省对来自韩国、日本入境人员,根据其实际情况就近一律采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

根据当前疫情防控需要,同时考虑疫情形势的发展,黑龙江省对来自韩国、日本等疫情严重国家经哈尔滨和牡丹江机场入境人员(含辽宁籍、吉林籍人员,外交人员除外),入境后采取有关的检验检疫和防控措施,在哈尔滨市和牡丹江市分别设立集中隔离点,根据入境人员实际情况就近一律采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

“世界上有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亲妹妹”

“没想到计划生育政策会放开。”小曾爸爸回忆,2015年10月29日,他们看到新闻: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他的朋友群沸腾了,同龄朋友之间互相通电话讨论这事。小曾妈妈的同事也在讨论,“身边不少朋友都想再生一个,大家情况不同,60后很羡慕,他们怕怀不上,我们70后都非常想再生一个,80后的朋友不那么积极。”

妈妈生产的那天晚上,小曾刚回到县城的家里,迷迷糊糊听到姨妈接到电话,“要生了”。她等了一会儿,没有人上楼喊她一起去市里的医院,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停看手机,一直没有未接来电。她给爸爸发了一条短信,“妈妈说希望顺产。”

图为发布会现场。史轶夫摄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只狼:影逝二度专区

从姨妈口中得知妈妈怀孕的消息时,是在2016年11月的一天晚上,她与爸妈约定期限的最后一个月。

小曾轻轻拿住妹妹的小红帽的顶端,逗她喊姐姐,“姐姐给你买了火火兔啊。”妹妹终于松口喊了句“姐姐”。

“感觉挺奇妙的,世界上有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亲妹妹。”小曾说。

同时,对集中隔离产生的食宿、必要的生活费用和疫情防控所需的相关费用由黑龙江省指挥部统一承担。

据介绍,主持人龙洋,2011年进入南京电视台担任《直播南京》节目主持人。2015年,加盟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主持过《魅力中国城》《2018·315晚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0网络春晚》《2020春晚进行时》等节目。

小曾笑着喊了句“柯柯”,妹妹才露出脸来瞧了瞧姐姐。姐姐提着东西走去厨房,妹妹迈着小短腿,跟在姐姐身后。

这样的二孩家庭在我的家乡湖南省洞口县并不少见。特别是2015年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早已经成年的独生子女们,突然成了一个小娃儿的哥哥或姐姐。有报道把这些比弟弟妹妹大接近两轮的前独生子女称作“高龄大孩”。她们和弟弟妹妹之间有同辈的情谊,也难免因巨大的年龄差而产生疏离。

小曾的爸妈在次日一大早赶回县城。他们敲不开房门,只得在门外说了一堆有个弟弟妹妹的好处。最后他们加了两条,“多生一个更保险,你看现在失独家庭那么多;家里的一切你想要的都给你”。

小曾的妈妈希望小曾学会关心爱护妹妹,也在教妹妹多多亲近姐姐,“作为独生子女长大,她们这一代人还是不知道怎么和弟弟妹妹相处,这是我们做父母的责任”。

其实在成为一个小娃儿的姐姐前,她经历了一段抗拒二孩、心情苦恼的时期。

那是计划生育政策非常严格的时期,公职人员只能生一个孩子。小曾爸爸说,从没想过去违反政策再生一个。

新京报: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和规划?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如果别人说‘你这么年轻,就有个这么大的孩子啦?’,我反而会很开心,这样说显得我看起来年纪小。”

韩国、日本是东北三省传统的、重要的贸易伙伴,人员往来密切。从黑龙江省来看,2月15日至2月29日,从韩国、日本乘坐飞机入境人员较多,经由外省口岸入境转乘其他交通工具进入黑龙江省人员也比较多,防输入的压力非常大。

2015年10月,她回县里家中准备公务员考试,爸妈在电话里突然问起,“二孩政策放开了,你想要个弟弟妹妹吗?”她果断回答,“不想。”

“我想要个弟弟妹妹的时候,她们拒绝了,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一个弟弟妹妹。”她轻声说。

黑龙江省与辽宁省、吉林省会商,已经启动东北三省互动合作机制,建立省际之间信息共享、协商研判、疫情处理、应急响应、集中转运、及时救治等会商协作机制,推动实施“防输入”三省联动,实现从韩国、日本入境人员信息互通互享,充分掌握入境旅客经由公路、铁路进入跨省界信息,形成联防联控工作格局。

“我毕业了要开始工作了,不要家里什么钱。”小曾隔着门与爸妈争吵,之后几天没有理他们。

新京报:用一个词来总结2019年,为什么?

愤怒、反感和难过的情绪交织着,一下爆发了。她把自己锁在三楼,连发了几条朋友圈,用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表达她的无法接受。爸妈打不通电话,姨妈也敲不开房门,只能在门外不停给她做思想工作。

妹妹第一次叫姐姐时,小奶音带着家乡话的口音,可把小曾逗笑了。她拍下妹妹牙牙学语、唱歌跳舞的视频,发在朋友圈里。她理解了朋友圈里狂秀萌娃视频的宝妈们,“小孩子真的可以带来很多快乐”。她笑称,这是不用负责任,就体验了一把做妈妈的感觉。

小曾去市里陪妈妈住了一个月,顺便参加公考面试培训。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高中时候,她每天早出晚归,妈妈总在家等她。

这样的情景发生在姐妹俩每一次见面时。由于爸妈带着妹妹住在市区,小曾和男友住在县城里,一个月只能见上一两面。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小曾:扶贫问题。去年我和其他基层公务员都忙于扶贫工作,组织了很多老百姓技术型培训,帮助他们找工作;现在尝试电商扶贫,通过网络平台帮他们推广农产品,效果还行。希望老百姓不要返贫,真正实现脱贫奔小康。

架不住一拨拨的说客,她和爸妈各自退让了半步,“给你们一年时间可以试试,如果不行就放弃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她心里想,爸妈这个年纪再怀孕几率不大,过几个月,他们要的孩子想法自然而然就淡了。

“和她相处时间太少了,一见面不熟悉不让抱,玩起来了又要分开几天,她可爱的时候挺好玩的,哭了我不知道怎么哄。”小曾系好安全带,翻着手机里刚拍的照片。她感慨,希望今年能考到市里工作,可以有更多时间和家人相处,多陪陪爸妈和妹妹。

妈妈安抚她,“姐姐先回家一趟,明天再来陪柯柯玩。”妹妹哭得更大声,半个身子朝姐姐扑过去,小曾忙伸手抱住她。

几天后,小曾接到爸爸电话,他表达了父母二人的决定,“我们打算尝试一下,顺其自然看能不能怀上。”她直接挂了电话。再接到电话时,爸爸说了几点理由,“我们生二孩也是为了你好,第一是你能多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属,第二是政策放开了不要浪费,能多生一个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们是三个大人,陪着一个小孩长大。”小曾妈妈说,在他们看来,小曾已经长大了,“她看着我们对妹妹这么好,也能想到以前我们也是全心全意爱她,对她好的。” 如今小曾也在学着对妹妹好,像给妹妹买个玩具,跟家里视频时都会关心妹妹,“这些她之前可能自己都没想到”。

对小曾而言,拥有一个弟弟妹妹的想法在小学时曾萌芽过。那时,来家里玩的伙伴们傍晚都得回家,刚刚还一片欢声笑语的家里一下安静下来,只剩下妈妈陪着她写作业,“那时候做梦都想要个弟弟妹妹”。

小曾:新开始,这一年找到了另一半,将要组成新家庭,换了新工作,接触一个新领域,有了新挑战。

但妈妈已经怀孕了,她再生气也说不出“让妈妈把孩子打掉”之类的狠话,“再闹下去也没有意义,之前气不过就威胁威胁他们,叫他们下次重视我的想法就好”。

我的同学小曾今年26岁,有个3岁的妹妹。

目前,东北三省都采取了比较具体的措施。当前,联防联控,共同做好境外输入性疫情防控工作,已经成为东北三省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吃完午饭,小曾与男友打算先回县城,大年初一再来拜年。看到姐姐提上背包出门,妹妹在妈妈怀里一直向着姐姐伸手,见姐姐不理,撇嘴带着哭腔喊“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