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杨进我们用专业竭尽所能

战疫院长访谈录|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杨进:我们用专业竭尽所能

3月15日,是杨进和队友们在武汉接管2个新冠肺炎重症病区满1个月的日子,也是迎来病区患者“清零”的日子。

杨进说:“除了有责任心、使命感,更要有专业学识、专业素养,为此我们竭尽所能。”

“阵地战持续取得战果,我们的很多‘秘密武器’也派上了用场。”杨进说。

为了给队员减压,成立前线医疗队心理保健小组,制定压力、疲劳、情绪、睡眠的情绪量表,对全体队员开展心理监测和镇静药物使用监测。对筛选出的失眠、负面情绪的队员及时予以适当干预。

混编队伍成为“一个整体”

张春燕是位“90后”。对于她在疫情暴发后,报名来武汉支援的事,家人是支持的,只是每天都要打电话叮嘱她,一定要做好防护、注意自己的安全。

与殷俊一起从湘雅医院来金银潭医院的张春燕,这十天都奋战在殷俊楼下的6层ICU。

杨进介绍,四川省卫生健康委会定期召开视频调度会,医疗队临时联合党委例行召开“战地三会”:党委会、支部书记会、领队会,层层压实医院侧和驻地侧的管理责任,实施医院班组化和驻地网格化的管理办法。

“我们出发时带了7到10天的物资,到驻地后统一收储、统一检查、统一发放。”杨进说,刚接管病区时,每天会消耗280多套防护装备,3天下来就800多套,差一点就消耗干净,在这节骨眼上,多亏了武汉协和医院的资助。同时,医疗队也通过内部挖潜,比如调整进入病房人数、合理排班等,来减少物资消耗。

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院区经紧急改造后,开设了14个发热病区、850张病床。2月13日下午,开始收治第一批转院患者。

内蒙古社科院院长李春林说,随着数字科技的不断发展,社会治理数字化、智能化已是大势所趋,疫情数据分析、流动人口检测、物流智能调配等广泛采用高科技手段,成为极为重要的防控工具。

医疗队提出“队员结对子”等创新办法,以“驻地同楼层、医院同班组”方式让队员互相监督“六个情况”:餐食情况、体重情况、睡眠情况、情绪情况、疾病情况、行踪情况。

1月26日,接到国家卫健委调度医务人员去武汉护理危急重症患者的任务后,湘雅医院向重症医学科发出征集通知,并最终确定殷俊、张春艳等5名临床经验丰富的重症血液净化护理专家组成的医疗队,紧急赴鄂。

为了防止医护人员意外暴露,医疗队专门做了预案。“我们把暴露程度分为高危、中危、低危三个等级,提前联系好了后备医院,假如发生高危暴露,我们能第一时间为队员安排核酸检测等,让队员安心。”杨进说,“在队员安全方面,我们没有任何退路。”

“我们在两个病区分别选出了病区主任、护士长、医疗组组长,每个病区有3个医疗组、6个护理组。”杨进说:“各家医院选派来的队员,都是素质好、觉悟高的人,大家在武汉都是一条心,不论自己分配到什么岗位,都是尽职尽责,没有丝毫怨言。”

“有一位50多岁的男性患者送来ICU时,情况比较严重,还上了无创呼吸机。但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情逐渐好转,之后就解除了重症监护,转到普通病房继续观察。之后再通过一些治疗,如果最后他的结果(核酸检测)转阴的话,就可以出院了。”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逐渐轻松起来,“一旦有患者从ICU转到普通病房,我都觉得很开心。”

在杨进的感觉中,第一周是最痛苦的。这一周,杨进一共睡了不到10个小时,大到建章立制,小到盘点物资装备,有很多事情要做。

“金银潭医院南楼5至7层是重症监护病房(ICU)。我是在收治比较严重患者的7层。每天的工作从程序和内容上来说,和原来在湘雅医院也差不太多。”殷俊说,“最大的区别就是身上的‘装备’”。

2月13日,抵达武汉;2月15日上午,四川省第七、第八批援鄂医疗队284名医疗队员进驻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负责Z9、Z10两个重症病区。在这里参与救治的,除了武汉协和医院的医护队伍外,共有来自5个省的10支医疗队,分别负责不同的病区。

“经常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但是不敢轻易和家人视频,怕控制不住想流泪。”殷俊说,工作之余和同来金银潭医院的其他4位同事在微信群里互相鼓励,互相开导、打气,偶尔说一点小笑话,分享一点患者病情好转的喜悦,以缓解心情,纾解压力。

在持续的疫情之下,全国各地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从春节奋战到元宵节,在持续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之余,医护人员都很注意自身的压力排解,只有自己健康,才能帮助更多的患者回归健康。

让杨进最担心的还有一个问题:医疗队员的安全。

“我们一共负责128个床位,在15日进驻的第一天就收满了。2月22日,也就是我们进驻一周的时候,第一位患者出院。医院专门安排了仪式,大家很受鼓舞。”杨进说。

他向记者介绍说,重症监护室的护理人员由于必须长时间和重症患者在一起,所以防护服、口罩、帽子、鞋套一个都不能少,还有医院特殊配备的“新风系统”保驾护航。

自首批代收捐款2月7日划转后,第二批代收捐款于2月14日划转湖北省慈善总会,继续由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使用。有关定向捐赠也已划转。

1月27日下午抵达武汉后,28日所有人立即投入紧张的临床医护工作。

截至3月14日,四川医疗队接管的2个病区共收治176位患者,治愈出院141人,死亡2人。其余32人转院治疗。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下发的第二天,四川医疗队就成立了由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主任扈晓宇牵头的10人“中医突击队”,开始在病区实施中西医结合治疗,病区几乎每个病人都服用了中药。

她告诉记者,6层ICU共有26个床位,每天基本也都是“满员”状态。和她一起的6位护理人员,平均每人要照顾4至5位重症患者。

驻澳中资企业在防控疫情上承担好服务澳门、助力内地的双重使命,多措并举协助特区政府抗击疫情,踊跃捐款捐物倾情支持特区和内地抗击疫情。16家驻澳中资企业及其员工,已向内地捐出或募集款项物资折合人民币1700万元。

编发“每日全队医疗一张表”

庞俊说:“下一步,我们将对有物业管理的小区,通过物业公司工作人员与社区网格化包联人员进行无缝对接,相辅相成,实施精细化管理。对于没有物业的小区,社区将动员居民自治,逐步引进专业化物业公司进行管理。”(完)

284名医疗队员,来自四川7个市州的35个医疗机构,如何有效整合这支队伍,在短时间内投入战斗,是四川省第七、第八批医疗队总领队、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杨进首先面临的问题。

“有一次,我连着做了两台‘持续血液净化’,加起来两个多小时。做完之后,全身都汗透了,但防护服又密不透风,汗就顺着袖子一直流到我的手套里,手上黏糊糊的。”她说。

“医院通知要组护理专家医疗队来武汉支援时,我立刻报名了。因为我是党员。”下午四点,刚刚下班回到酒店的张春燕语气略显疲惫。

澳门中联办表示,将继续及时转达澳门社会各界对祖国内地疫情防控工作的关心支持,全力支持澳门特区政府做好关键时期的疫情防控工作,科学防治,精准施策,与全国人民一道以更坚定的信心、更顽强的意志、更果断的措施,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一到驻地酒店,我们就制定了驻地酒店感染防控质控督查标准、病区医院感染管理质量控制标准,还有纪律处分条例等文件,要求全体队员严格遵守。”杨进说,这些要求很具体。

“学起来、动起来,吃下去、睡下去”,这是医疗队心理保健小组给队员们开出的心理处方。八段锦、太极拳功法练习,“川军雄起SHOW”网络视频赛,单人室内健身……心理保健组有不少“好武器”。

“保护队员安全,没有任何退路”

医疗队制定了 “三级缺陷管理办法”,临时党委委员、医务部成员、感控预保部人员不定期对医院岗位职责和驻地管理督查,针对缺陷管理事件按既定办法进行警示谈话、全队公示。

“内蒙古流动人口自助登记系统实现对流动人员的疫情监测,通过数据分析和共享实现社会治理精准化、疫情防控高效化。”李春林说,社区、小区的微信群成为了疫情防控期间上传下达通知消息、与居家隔离人员保持联系、宣传教育的极有利的治理平台,将“面对面”转为“屏对屏”工作,成为了基层社区疫情防控中的重要力量。

“病区是从肿瘤病区改造成传染病区的,管理和普通病房不一样,但我们要求治疗品质不能下降,这就需要大家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执行。”杨进随身带着国家卫生健康委最新版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有需要就随时翻看。

“很憋气,而且和别人说话要很大声喊才行。不然听不见。”殷俊说,尤其是到金银潭医院支援的医护人员来自全国各地,有许多不同地区的口音,这给相互交流带来了障碍。

“今天是我来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十天之后第一次休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重症血液净化护理人员殷俊7日告诉记者,“你打电话的时间对了”。

记者问他,计算过这十天以来护理过多少位患者吗?殷俊沉默了一下,“没有算过。整个7层的ICU共有16张床位,每天都是满床的。我关心的只有病人的病情有没有好转。”

一周左右,情况开始缓解。杨进说:“防护装备的消耗从每天280多套,降到了每天180套左右。”

3月15日凌晨1点,杨进开始坐在电脑前写起了一个月来的工作总结。他说,他终于可以放心地写上一句:“实现了全队284名队员无重大不良事件、无院感暴露”。

“一下飞机我们就开始整队,要求在任何时候一切行动听指挥。”杨进说,首先是成立临时党委,选有资历、有担当的人担任党委委员,抓好各个支部、各个领队,所有队伍都编入党支部,即便不是党员的医疗队员,在业务上也归入党支部管理。

除代收捐款外,澳门社会各界还通过多渠道采购防疫医疗物资或直接捐款内地,紧急支援内地防控疫情一线。广东集团从卡塔尔、沙特等地采购价值1000万港元的口罩60万个和防护服4万套捐赠湖北,黄金集团从韩国采购口罩7万个捐赠湖北,澳门漳州同乡总会从秘鲁采购口罩100万个捐赠福建省红十字会等,还有一些澳门社团、机构和市民自发将口罩等防疫物资和捐款捐往内地。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迎新路街道办事处主任庞俊介绍道,在这次疫情防控过程中,对于老旧小区的管控存在一定难度。有一些小区没有物业公司管理,办事处便对老旧小区实行楼栋整合、小区合并,进行封闭式大管控。同时在小区内部进行连片整合,加装栅栏门,整合后的小区只留一个出入口,在出入口安排门禁系统,安排工作人员24小时进行值守,实现人防和技防相适应的管控措施。

“但我还不想走。”停顿了一下,她说。(完)

“刚开始来的时候,因为要熟悉环境和流程,每天持续工作11小时。”她说,“现在好一点,但一个班也要7小时左右。”

“昨天和家里通话,孩子问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说到自己年幼的女儿,电话里传来张春燕有些哽咽的声音。

“新风系统”是金银潭医院为重症监护室的护理人员配备的必要装备之一,虽然防护效果一流,但整个头套完全套住了脑袋,这给护理人员的行动和工作带来了诸多不便。

自澳门中联办启动代收澳门各界助力内地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捐款工作以来,得到了澳门爱国爱澳社团、机构和社会爱心人士的积极响应。2月7日首批捐款公布以来,至2月12日,中联办代收账户新增代收捐款2796.38万澳门元、3344.14万港元。其中,德晋集团捐款2000万港元,广东集团捐款1000万港元,中银澳门员工捐款272.5万澳门元,街坊总会募集捐款48.32万澳门元,澳门国际银行捐款50万澳门元等。截至2月12日,中联办代收账户累计接收捐款1.3亿澳门元、6976.59万港元。

这一天,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作为首批新冠肺炎危重症定点救治医院,完成了使命,停止运行,开始为恢复肿瘤专科日常诊疗做准备工作。杨进和队友们随之进入休整,等候下一步指令。

“很热。”在这个武汉的冬天里,张春燕用“很热”来形容每天的工作情况。

“实现同质化临床医疗,是我们始终咬定的工作目标。”杨进介绍,我们在国家专家组指导、协和医院战时医务处的统一协调下开展工作,医疗队每日召开医务例会,及时会商病区中存在的各种问题,编发具有战地特色的也是最基础的“每日全队医疗一张表”,以利于所有队员掌握高质量的、同质化的患者诊疗信息。

为提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成功率,四川医疗队专门携带了多套俗称“人工肺”的ECMO设备。

为了节约防护服和医疗用品,张春燕和其他护理人员都尽可能地在穿上防护服之后的7个小时工作时间之内不脱下——这就意味着她们要坚持7个小时不喝水、不吃饭,也不去厕所,因为一旦走出门,防护服必须要更新。

首次配备了精神科专家和心理专家,他们的工作原本是服务早期抵达的医务人员,在成立心理医生战队后,开始对患者提供心理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