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莱曼尼遗体运抵德黑兰哈梅内伊出席追悼仪式

中新网1月6日电 据外媒报道,6日,成千上万的伊朗民众走上德黑兰街头,向被美军击杀的高级军官苏莱曼尼表示敬意,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苏莱曼尼的追悼仪式上为其祷告。

高三备考正处于二轮复习时期,也是学生应试能力提高的关键时期。在这个阶段教师对复习方向的把握、试题选用的质量、学生训练的效率、个性化答疑的效果直接决定高考的成绩的高低。

索莱马尼的遗体于6日被运往德黑兰和库姆,大批公众参加悼念游行,之后苏莱曼尼将被安葬在他的家乡克尔曼。

伊朗革命卫队“圣城军”指挥官苏莱曼尼3日在巴格达机场附近的一次美国无人机空袭中丧生。他的死亡加剧了伊朗和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哈梅内伊宣布哀悼三天,誓言要进行“严厉的报复”。

据报道,哈梅内伊在伊朗总统鲁哈尼等官员的陪同下,举行了祈祷,这是国葬的一部分。伊朗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大批人群参加葬礼的画面,屏幕左上角有一条黑丝带,这是一种罕见的致敬方式。

有些学校及老师不具备或者不自信自己的命题能力,而选用一些所谓密卷或者押题卷进行练习与考试,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是目前试卷良莠不齐,打着金牌试题的幌子比比皆是,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假如方向不对或者是存在错题,将对学生学习和备考影响巨大,尤其是学习成绩较好的同学。前几天某所学校的老师提供给我一个在市场上非常有名的试卷命题机构的考试题,该学校教研组老师对试题答案持怀疑态度,但因是知名试题命题机构所出的试卷,认为不该出现如此的错误。因犹豫不决故把题发给我参考。后经我们几个人的独立思考,得出一致的结果是试题本身存在瑕疵。题如下:

总之,不论在教学中、还是复习中、还是命制试卷中,选题、组题、编题必须慎重,对于试题不能有科学性、公平性、指导性、达标(选拔)性上的不足,一旦出现此类问题必须第一时间实事求是的加以改正。

写此文的目的就是告诉教师在选题时候一定要有针对性,我的观点是所谓的好题要因试题的功能而定,诊断式的试题与选拔式的试题功能不同,诊断式的试题主要功能是诊断学生对知识和能力是否达到要求而选拔性试题主要是区分选拔的功能,但二者也常常具有相同的功能。但在选用试题时,一是不能有科学性的错误,二是不能对学生带来知识上的混淆,三是不能给学生错误的知识。假如在复习中遇到偏、难、怪、错的试题,老师要果断删除此题,因为诊断或训练同一个能力的试题很多。尤其在命制试卷的时候,对于有知识瑕疵的或者语言表述不精准的试题要坚决的舍弃,在修改和组合试题的时候一定要与生活、生产实际情况相符合,否则会给学生造成错误的导向或者知识上的混淆,这是复习中的大忌。

高考是选拔性考试,说的直白些就是命题者和答题者间的博弈。因此教师对命题方向把握至关重要,假如复习方向与命题方向有所偏离,复习效率越高最后成绩可能越差,所以每所学校都安排高三把关教师就是这个道理,简单说就是把关定向。从78年恢复高考以来,高考命题越来越科学和规法,对于落实素质教育、为高校选拔人才、指导中学教学来说越来越明显。尤其是2018年全教会以后对高考 “指挥棒”作用更加明确,即用高考撬动中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向深层次推进。2019年教育部组织专家编写了中国高考评价体系,从理论上解答了“为什么考?考什么?怎么考?”即建立了“一核、四层、四翼”的命题评价体系。到2021年各省将陆续取消高考大纲而统一用课程标准和高考评价体系作为高考命题的依据,所以高三备考必须研究课程标准和高考评价体系。2019年高考试题充分体现了2018年全教会的精神,已经有了用高考评价体系命题的影子,所以高三备考必须研究2019年的高考原题和2019年试题评价,唯有如此才能把握住高考命题的方向。

二轮复习重在应用,即通过实战训练提高同学们审题、析题、解题、表达的能力,因此备考时教师的教学必须通过试题提高学生的能力和诊断学生存在的问题,唯有选题恰当才能让学生的缺点显现出来,然后通过试题和个性化答疑进行巩固和补救。

总体看该题应该说是一个质量很好的试题,但是第一个问号考核电流表的读数,审读题中已知条件可知,电流表量程为10毫安,根据有效数字原理及读数规则该读数为7.5毫安,但是题干中要求保留三位有效数字。可从读数原则讲7.5毫安中的5即为不精确数位,所以不可能存在三位有效数字。如果该空填为7.50毫安,那么5这个数字即为精确数字,这样就给学生带来错误的导向。这样的试题对成绩越好的同学影响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