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泰州连续9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

2月13日,据江苏江苏省卫生健康委通报,泰州市9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救治有效,恢复良好,经专家组确认,符合出院标准,治愈出院。截至目前,泰州已有15例确诊患者治愈出院。

出院病例六,男,23岁,现居住在高港区口岸街道雕花楼中兴旺铺。1月28日因“发热干咳”收治在泰州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第二次不行就再来一次。为了确保第三次能顺利过会,拉卡拉大股东联想控股及孙陶然均做出承诺:上市后的前三年内不减持股份。最终,拉卡拉于去年4月25日登陆创业板,每股发行价33.28元。

王女士怀疑自己的银行卡被盗刷,于是准备报警。此时,14岁读初二的女儿欣欣(化名)哭了起来,经追问,欣欣承认钱是她打赏主播花掉的。随后王女士带女儿到辖区余杭公安分局崇贤派出所求助。

而王女士的手机支付密码记录在本子上,被欣欣翻到了,从2月16日开始,欣欣陆续偷刷母亲银行卡向该直播平台充值6万多元,并打赏给某男主播5万多元,被其母发现时尚余价值1万多元的平台币。

拉卡拉IPO募集资金也就12亿元,此次分红一下拿出8亿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要知道拉卡拉上市还没到一年(于2019年4月25日上市),就如此着急地推出高比例分红,这又是为何?或许要从拉卡拉的上市之旅说起。

是回报股民还是变相“套现”?

出院病例三,男,24岁,现居住在靖江市城北小学教工宿舍。1月30日因“低热咳嗽”收治在靖江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出院病例四,男,38岁,现居住在靖江市斜桥镇兴阜小区。1月30日因出现发热症状收治在靖江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按照拉卡拉每10股派发20元的分红比例计算,联想控股将分得2.26亿元;董事长孙陶然将获得分红5526万元;孙浩然将获得3884万元,兄弟二人合计获得9410万元分红。而据同花顺(300033,股吧)数据显示,目前拉卡拉的股东人数有2.383万户,已4001万股流通股计算,这2万多人共分到8000多万元的分红。因此,这次分红的最大受益者自然是联想控股,以及孙陶然和孙浩然两兄弟。

上述病例入院后,在专家组的会诊和指导下,经医护人员精心诊治和护理,病情逐步改善,达到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经市专家组讨论评估,结合患者症状及辅助检查,同意解除隔离和出院。(总台央视记者 吴睿)

出院病例五,女,50岁,现居住在南通市崇川区青年中路,途经泰州。1月25日因“咳嗽咳痰”收治在泰州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出院病例九,男,27岁,现居住在医药高新区凤凰街道盛和花园。1月29日因“体温发热”收治在泰州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出院病例八,女,54岁,现居住在姜堰区三水街道陈庄村。1月27日因“肺部感染”收治在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根据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提出的分配方案,拉卡拉共计向所有股东派发8亿元的现金,并转增4亿元股本。拉卡拉目前的总股本为4亿股,但上市流通的只有4001万股。目前的最大股东是联想控股,持有1.13亿股,占总股本的28.24%;其次就是董事长孙陶然,持有2763万股,占比6.91%;其兄弟孙浩然持有1942万股,占比4.85%。

原来,近期欣欣用王女士的手机在家上网课,其间偷偷在手机上下载一个直播软件,直播平台的某男主播吸引了欣欣,使她沉迷其中并开始在平台上充钱给该主播刷礼物,因刷礼物的次数多后,主播会点到名字,欣欣觉得很有面子。

出院病例七,男,23岁,现居住在高港区口岸街道柴墟西路。1月29日因“体温发热”收治在泰州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面对深交所对分红预案的质疑,拉卡拉在回复中是这样说的:鉴于目前公司经营良好,经营性现金流充足,未来发展前景广阔;同时考虑到公司需要履行上市前历年形成的滚存利润“由发行后的新老股东按届时其对公司的持股比例共享”的承诺,以及公司上市前三年对股东的分红回报规划的承诺;再加上目前公司未分配利润和资本公积金充足,且股本较小,因此提出该分红预案。

目前拉卡拉每股股价在80元左右,相比发行价高了一倍还不止,但承诺三年不减持的孙陶然只能眼看股价上天却无法套现。现在提出超高比例分红,多少能弥补一些无法套现造成的利益损失,某种程度上看,这也算是变相“套现”。如此说来,孙陶然的“如意小算盘”确实打得不错。

2016年,拉卡拉就希望通过借壳西藏旅游(600749,股吧)上市,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流产。但孙陶然并没有放弃上市的念头,于同年10月将拉卡拉公司改成控股集团,旗下拆分成拉卡拉支付和考拉金服两个板块,把非主营业务的小贷、保理等增值金融服务剥离出去以满足监管需要。然而命运似乎在和孙陶然作对。2017年9月,拉卡拉在申请创业板IPO时又因为签字律师离职,影响了审核程序的进度而导致终止审查。

出院病例一,男,52岁,现居住在靖江市滨江新区雅桥范盛圩。1月23日因“发热、咳嗽”收治在靖江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2月25日下午,杭州的王女士收到一条“银行卡支出5800元”的短信,当时她并未消费,经查看银行账户流水,发现除自己工资卡支出这笔5800元外,另一张信用卡已被刷走59000多元。

出院病例二,女,32岁,现居住在靖江市马桥镇侯河村。1月25日因“体温发热”收治在靖江市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